AOXI

咸鱼突刺!

[刀剑乱舞寒烟庭企划]加州清光线 一

   前排 @刀剑乱舞寒烟庭企划号
  一篇拖了不知道多久的房租orz
  私设如山,人物归DMM,ooc归我
 


    沈清蕴正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这寒烟庭果然是名不虚传,环境好地理位置优越,房东也是个很不错的小姐姐。但是!这里面也太大了吧!小路也有很多的岔路口,要不是有清光带着她怕是走一天也走不出来。
    “咕噜噜噜——”要不是肚子突然开始抗议,估计沈清蕴能在沙发上趟一天。“啧,饿死了。”“嗯?清蕴饿了吗,今天中午家里没有吃的哦。”清光的声音从卧房里传来,估计他还在整理自己的行李。也不知道清光还要多久才能收拾完,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比较靠谱。沈清蕴在房子里翻了一圈果真没有发现食物,又不想去买菜便寻思着要不要点个外卖算了。
   借着体型优势,沈清蕴悄悄咪咪地溜进了卧房,发现目标,瞄准,扑过去抱住,完成任务。清蕴明显的感受到了清光的身体突然僵在了那里,顶着可能会被抓起扔出去的风险把脸凑到清光的脖颈蹭了蹭。
    “清光啊……咱们点外卖好嘛,不想出去吃,好累。”“……你先下来。”听到对方的语气有些不对劲沈清蕴也没继续闹,便松了手乖巧地坐在一旁。“我想吃麻辣烫,上次说好的!”上次本来两人说好去吃结果清光被他导师一个电话打过来把人给喊了过去,结果就是清光哄人哄了一天才好。
    沈清蕴他没拒绝差点在床上蹦起来,最后还是忍不住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就知道清光最好啦!”清光只是无奈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叹了口气,叮嘱了几句什么不要放太多辣椒酱油和盐也不能放太多之类的话。“怎么和我妈一样婆婆妈妈的……”沈清蕴撇了撇嘴,觉得自己好像多找了一个妈来管着她。
   “我这是为了哪位大小姐好啊?之前的教训还不够?”清光被她说成和未来岳母大人一样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服气的,但是到时候她生起病来心疼的也是他。“哎哟喂我的大爷呀,小的这哪能算什么大小姐啊,小的这就麻溜的滚去点外卖!”沈清蕴脸上换上讨好的笑容,转身就从门口溜了出去美滋滋地抱着手机下单去了。这家伙不吃点苦头就长不了记性。清光头疼得摇了摇头,随即不再理会她继续做手里的活。

是时候写篇中秋贺文了√

置顶

     你们好哇,这里是一个(几百年才产一篇粮而且文笔还懒得一批)的写手兼(天天摸大头)的画手。
     刀乱/aph这两个是我的心头好
     加州清光和王耀是我的心尖尖(不要评论什么他是我家的这类的话因为我怕我忍不住会骂你)这俩乙女腐我都吃
     墙头安定和泉守堀川总司虎哥二姐包丁以及aph的其他所有成员
     明明也吃冲田组但是从来都没产过这对的粮真是罪过啊[土下座]
     天雷除三日鹤外任何爷相关的cp以及菊湾,吹可以但是千万不要给我安利这两对的粮不然我分分钟来个原地爆炸
    tag:冲田组/长蜂/土方组/浦乱/药宗/明萤/珠青/石青/极东/金钱/抱熊还有各种乙女(刀x审)

我到底是个写文的还是画画的,算了反正都咕咕咕,yeah

[联动]这男刃竟然该死的会吃醋

    梗源: @Catalpa X_梓熙
    注意事项:
    清婶(高亮)
    我也只会写这种短篇了orz(虽然说这车真的挺想开下去的嘿嘿嘿)

    审神者最近觉得清光很不对劲,到底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就总感觉清光好像在躲她一样。但是除了这个也没有其他的异常也就并没有在意。
    自从上个月前安定修行回来后,审神者怕他有时候会想不开啥的顺便多吃点经验就和清光商量了一下让安定来担任近侍兼第一部队队长。尽管安定本人表示自己挺好的不用担心。
    今天婶子日常抱住出阵拿誉的安定摸摸脑袋进行安抚工作。心里正爽着呢然后被突然抬起脑袋的安定吓了一跳。“诶?这么了嘛?”“……没什么,不过主公啊,我做近侍的时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噫?好像是哦,但是你的经验条看了真的很肝疼qwq”“噗,这个慢慢来嘛。话说,主公您还记得‘放心吧,近侍和第一部队队长的位置永远都是你的,谁也抢不走’这句话是谁说的吗?”
    婶子表示有些摸不着头发。嗯?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怎么耳熟?“这个不是我说的嘛?诶诶诶等等!你你你怎么知道的!”“不小心听到的,抱歉呐。”
    啊啊啊感觉好羞耻啊,就像自己的小秘密被人翻出来公开处刑的那种羞耻感想让人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好的安定我懂你的意思了但是求你千万别告诉其他人啊啊啊噫呜呜呜噫太羞耻了!”
    安定看着眼前抓狂的婶子表示计划通,终于不用再被清光用怨念的眼神盯着了。
    当天晚上婶子就把清光拉到自己办公用的小房间,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盯着对方看了一分钟。
    “那个,清光啊……”
    “主人有什么事吗?”
    好的现在气氛变得更尴尬了,最后还是婶子摁住从中午开始就一直在谴责自己的良心,开了口:“清光啊,就是,那个近侍啊,安定也做了一个月了是吧。之前是怕他想不开什么的,但是现在他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所以你能不能继续担任这个职位……呢?”婶子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清光的表情一边和他解释为什么这一个月没怎么理他。很好清光往自己这边挪了一下,但是为什么感觉现在这个气氛很不妙啊甚至还有一种想拔腿就跑的冲动?!为了证实婶子想跑的冲动并没有错一样,清光突然扑过来把婶子压在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呜哇太近了,婶婶很想捂脸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捂脸好像很会气氛。
    “清,清光?”推了一下,没反应,“有事就好好说嘛咱一起唔……”商量这个词还没说出口就被身上的人压了回去。
    婶子觉得自己的脑袋像被格式化了一样,直到感觉到有一只手在扯自己的腰带才猛的回过神,随即一口咬住清光的舌尖逼他退出去。婶子看着清光捂着嘴背对着自己才察觉到自己好像用力过猛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抱歉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明天还有月结会议所以今天不行!”“但是你就不能稍微轻一点吗?”清光终于愿意理自己了那肯定就是消气了,婶子挪了挪躺在清光旁边,从他背后抱住他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有些好笑,“你是不是吃醋了~”婶子蹭了蹭清光的脑袋。“……才没有”“肯定是!”“没有!”“噫!好好好,没有就没有嘛真是的,这次不行下次再补偿你嘛……”“真的?”“哇变脸变得真够快的。”婶子突然想到了一个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梗,忍笑忍得一直在抖,“这男刃竟然会该死的吃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天开会你不用去了,给你请个假。”“嗯?等等!不行!”“现在可不是你说了算哟~”
    然后是愉快的拉灯时间[……]

码!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智障本丸的日常.1(下半部分)

    一个不知道拖了多久的更新(土下座)
    婶→清注意

    对于初始刀的人选,包柒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本来自己也是为了这个才跑这儿来的。
    “就选清光吧。”
    “好的,那么接下来……”
    “等等!”
    “?”
    “我我我的造型什么的看起来还好吧?!”
    “……好,很好,非常好”“嗷嗷嗷啊好紧张呜呜呜。”“审神者大人别紧张,凡事总会有第一次的。”“感觉你说话好客气哦,怪尴尬的。”“……”“咳咳咳开始吧。”
    “首先审神者大人您需要把你的灵力注入到这把打刀里面,然后心里默念所选择的初始刀的名字,然后再等待一会就好啦,无需紧张。”
    说是这么说吧……但是……少女看着眼前这把还未成形的打刀,手指不由自主地拽进了自己的衣服。不紧张什么的都是假的。犹豫了一会,她慢慢地抬起手放在了那把刀上面一边缓缓地朝里注入灵力,一边心中默念“加州清光”这个名字。“好了,接下来在等待一会加州先生就会出现了。”狐之助蹲坐在一边,圆溜溜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包柒。“小狐狸你这眼神看起来还怪吓人的哈……”话音刚落,突如其来的樱花糊了包柒一脸,迷得她睁不开眼睛,一口气也差点没上来。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原本放在桌子上的刀已经不见了,却多出来一位面容极其精致的少年。
    “啊——我,加州清光。被称为“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喔。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哦,正在募集能够经常使用并且会爱惜我、还会装饰我的人。”
    包柒看着眼前这位少年,一时话都讲不出来,嘴长了又长,最后蹦出来一句:“帅哥你缺女朋友嘛?”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不光清光和狐之助愣住了,连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包柒恨不得给自己抽个耳光再把自己这张嘴给撕了:“啊我是说你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当然再怎么笑也不能缓解空气中的尴尬。
    加州清光看着眼前这位比自己矮了那么一点的少女,想必这位就是自己的新主了,再联想了一下刚才她说的话,不由得感慨世风日下啊,并且为自己以后的生活表示担忧。“……那个,咳,请问您就是我的主人吗?”还是再确定一下比较好。“对,是我。”有句古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既来之,则安之。
    蹲在一旁的狐之助终于看不下去了,它拉了拉包柒的裙角告诉她该准备出阵了。“哇天呐这么快的吗?!”“是的,本次出阵的地点在函馆,那里有少量的溯行军需要清理。”“诶——好吧,清光,”包柒转头看向加州清光,“首次出阵就拜托你了哟。”“嗯,就交给我啦~”
    随后,两人一狐站在时空转换器前,包柒还是不放心地说明各种注意事项,比如一定要以安全第一啦,打不过咱就跑不丢人什么的。加州清光则是默默地听着这位看起来比他矮了一点的主人对他的担忧,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觉得挺开心的,看来自己是走大运遇上了一个好主人啊,但是……如果再不出发的话天黑之前都赶不回来吧 “放心吧,我去去就回。”包柒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看时间也不早了只得作罢:“一定要安全地回来哦。”“嗯嗯,那,出阵啦——”随着操纵杆被拉下,一到金光从转换器发出,将加州清光包围在里面。
   “注意安全!”
    他挥了挥手,最后消失在了包柒和狐之助的眼前。包柒抱紧了怀里的狐之助,没忍住又顺手撸了一把它的毛:“小狐狸,他不会出什么事吧?”“放心啦,不会有事的,诶诶诶对,就是这儿……”但是它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强迫自己从包柒的怀里跳出去,“啊啊不行,审神者大人我们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嗯?还有什么事?”“还需要再锻一把刀。”“诶?”